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分析 >

对很多共享系创业者来说,2017的冬天已经提前到

    10月11日,一家来自杭州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乐电”,更是在其公众号上发布了停止运营的通知,作为行业首家公开宣布停摆的企业,乐电此举也被不少媒体看做是行业面临洗牌的信号。
 
    事实上,据界面创业了解,乐电并不是业内第一家黯然离场的企业。据知情人士透露,包括乐电在内,小宝充电、泡泡充电、创电、放电科技、PP充电、河马充电等7家企业均已走到项目清算阶段。其中,河马充电还曾于今年4月获得过一轮梅花天使领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投资。
 
    至于退出原因,上述人士介绍,主要是由于中小企业无法适应风口行业快速变换的市场风向,只能顺应趋势盲目铺设,最终导致转化率下降,而不理想的数据又影响了之后的融资,致使资金断裂,不得不黯然离场。9月,先是酷骑单车曝出押金难退、CEO被罢免等诸多负面,其后,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又爆出恶意裁员、欠交社保等人事丑闻。
 
    2016年年底,梅花天使的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见到了正在为新项目“河马充电”奔波的王润。
 
    王润此前曾是按摩O2O品牌”功夫熊“的创始人。2015年,伴随着O2O的大退潮,功夫熊的业务也一度停摆。尽管王润通过折价售股等方式艰难的保住了公司,但模式验证错误,继续下去也意义不大。于是,2016年底,团队又立项了一个全新的项目——河马充电。
 
    为什么要放弃一个正在风口上的项目?
 
    “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大的市场,相比单车市场容量小太多了。在我决定投的时候,它还不是个风口,但4月份,大量积压的融资消息一齐爆发,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一下子涌进来非常多的创业公司,商家也开始收高昂的入场费,一个本身低毛利的生意就这样变得无利可图。这个项目也就失去了当初的投资价值。”吴世春告诉界面创业。
 
    更重要的是,在资本的作用下,战争绝不会轻易结束,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为了赢得战争而增加的隐形成本也会越来越多。
 
    秉承着及时止损的心态,吴世春开始劝服王润将项目清算,他把这称作“为认知买单”,“做投资,要敢于进场,也要勇于在发现问题后迅速离场。”
 
    现如今再回头来看这个行业,吴世春的态度依然消极:“即使创业者没有一涌而入,这种铺出去的硬件很难升级,灵活性差很多,总体也是很差的生意模式。”彼时业内的天使机构多多少少还有些为错过共享单车而痛心疾首的意思,吴世春也不例外。但后悔已晚,重要的还是压中下一个风口。
 
    一直以来,吴世春都对消费领域相当看好,在他看来,如果这个领域能出独角兽,那它一定是一种通过移动支付完成交付的成本更低且效率更高的商业模式。而王润的河马充电,正好有部分和吴世春当时所想的商业模式相吻合。于是,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河马充电成功获得了梅花天使领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然而,四个月后,当共享充电宝正因为陈欧和王思聪的一个赌局而走到风口浪尖,吴世春却主动找到王润劝他调转方向。
 
    不仅是吴世春,对小电科技的投资人朱啸虎来说,共享经济也没有过去那么富有想象力了。在10月的一场活动上,他甚至直白的告诉大家:“目前来看,今年风口已经转向了新零售,大家都在讲新零售,没人讲共享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很快,朱啸虎和王刚合投的一家新零售公司就会浮出水面,传闻这是一家把便利店开在滴滴快车里的公司。
 
    显然,朱啸虎已经开始为该项目造势,而他的态度也很能说明问题,今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市场的风向转换的再明显不过——新零售和无人值守设备已经代替共享经济成为投资人新宠。
 
    这不禁让我想起今年上半年,蓝湖资本合伙人殷明在一篇文章中写到的:“最近除了充电宝和人工智能还能投点什么?这是我半年来被同行友人问及最多的问题。这恐怕是中国TMT风险投资历史上最焦虑的一段时光。”
 
    而现在看来,这样的焦虑仍然没有过去。资本仍在扎堆,人造的风口也仍在继续。
 
    过去人们总说共享充电宝能在资本层面获得成功有赖于共享单车对投资人的教育,然而,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模式验证,大多数投资人都意识到了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
 
    首先,从需求来看,出行是高频刚性需求,在室外给手机充电却是一种应急需求,不可否认这种需求切实存在,但它支撑不了十几家公司一同涌入。
 
    其次,充电宝要想触达用户需要比共享单车多经过一轮B端渠道,而目前行业内的大多数玩家都有着丰富的O2O经验,路径依赖会让他们不自觉的复制此前的惯用打法。过去的几个月,行业内出现了大量给商家分成或入场费的做法,这对整个行业的财务模型及竞争环境都有很大损害。
 
    最后,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频次和可见性与共享单车也不可同日而语。想想看,十几辆单车放在地铁口,和十几个充电宝放在餐厅桌子上的效果完全不同,这说明充电宝要想通过规模铺设来达到教育市场、激发用户需求的目的也会比单车难很多。
 
    甚至一味追求规模有时还会起到反效果,据界面创业从小电BD那里了解到的情况,一家40平的店面,放2-4台桌面型充电宝就可以满足全部需求,再多就会造成浪费并拉低订单量。这也说明了共享充电宝无法像单车一样采取集中区域饱和投放的策略,事实上,对充电宝来说,单一区域越饱和,数据表现就会越差。
 
    然而,资本要听的故事却和规模有关。于是,大量企业开始不论网点流量如何,盲目铺设。
 
    交通枢纽,机场,医院,景区,商业综合体,大型政府机关,酒吧,KTV,洗浴,足疗按摩,咖啡厅,电影院,西餐,火锅,连锁餐饮。
 
    对共享充电宝来说,这些差不多就是所有能够赚钱的点位,但优质点位毕竟有限,如果要铺的快,就没得选,如果要铺的广,就一定会铺到一些流量很差的位置。最后就像吴世春所说的那样,“财务模型和当初所说的完全不是一码事。”
 
    据凤凰科技的报道,HI电之前遇到的资金问题,也是因为扩张太快,数据达不到标准,导致和投资人说好的款项一直没到位。
 
    HI电的一位前BD申某也和记者印证了这个说法,据申某介绍:“HI电早期只是单纯的考核商家数量和设备数量,七月份才改成了看设备使用率和订单量。那之后我们才慢慢撤掉了大部分转化很差的店面。"但想必整改时间太短,数据未能达到投资人预期,不然也不会有8月中旬那次花样裁员。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27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